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老屋的閣樓

我想起老屋的那一層閣樓,包裹著孩子無法打開的神秘。梯子是我攀爬閣樓時最用心的神情,沒人可以獲知,我在梯子上的感覺。那閣樓裏躲著老鼠、貓、蟲子,還有一些不曾見過,但一直住在我腦海裏想象的寶貝。
閣樓上黑漆漆的travel industry statistics,會從一片片透明的瓦裏透出幾束光,打落在那幾個大大的箱子上,那是裝滿了麥子的箱,奶奶帶我上過幾次閣樓,每次都被叮囑的像我家的那小白狗一樣。從此,那裏就成了我尋寶的一個秘密地址。
我經常偷偷撬開那些箱子,每次我只想看看。不時的,我會生出一種渴望,想把手不斷伸進麥子裏,看見胳膊被淹沒了。那種感覺就像那日漫過我家門口的大 水,淹了那塊不大的麥地,而那幾個木盆、背簍、水鞋都被沖到屋後的蘋果樹下,是的,我記得那棵蘋果樹,樹下埋了一條中毒死了的大黃狗,還有一只我偷偷葬了 的小鳥。
伸進麥子裏,胳膊每次都被紮的疼,有點像爺爺胡茬子親我的臉。慢慢拉出手來,指甲縫裏藏滿了麥子的絨毛,就像那日大水後,堆的滿屋子的淤泥。(其 實,我一直沒有弄明白,木盆、背簍、水鞋明明都在屋裏,大門應該也關著,怎麼就跑到蘋果樹下,那滿屋子的泥巴,又是從哪裏來的。漲大水那年我接近四歲,我 一直躲在爺爺的懷裏,而爺爺坐在很遠的鄰居家,看著不斷的雨線歎氣)
我搗弄著窩在那麥子裏的棉蟲,它們把麥子纏的滿身都是,我像尋到寶貝一樣,悄悄藏進衣兜裏。慢慢地摸索著下樓,每次下梯子的LED Dimmer時候,我總是會惶恐,生 怕梯子突然不見了,自己突然掉下去。於是,每一次下梯子,我都抓的特別緊,就如同爺爺躺在木板上的那三天三夜,我總呆在那裏,緊緊抓住那藍色被角的感覺, 木板前油燈跳躍的小火苗,晃的感覺自己快要抓空一樣。那燈芯是奶奶連夜用新棉花搓好的,足足有長長的九根,比我見過的白山羊的胡子還要長的多的多。
下了梯子,我很快找到一塊幹淨的大石板,小心翼翼的掏出衣兜裏的蟲,放在石板上,那一刻它儼然成了我最好的玩伴。我看到它慢慢的蠕動,有一小粒麥子 落下來了,它突然停了,身上露出黑黑的一小塊。我用小指頭輕輕的剝落裹在它身上的麥子,它突然劇烈的扭動黑漆漆的身體,頭不斷的向下鑽,卻每次都碰到硬石 板上,我就那樣好奇的看著它,一次一次的掙紮,反複。突然,一個尖嘴銜起它,我嚇得一倒退坐到地上,恍然記起,我的那條黑蟲,我抓起旁邊的石頭,爬起來就 追著大公雞邊打邊罵。
老屋的閣樓依舊還在,只是都瘦的空了,角落的箱子,肚子也敞亮的撕破了衣服,地上睡著古老的秤砣。那時候農人的半個饑荒時代,卻是這裏的Information Security老鼠蟲子最 “桃源”的地方。如今,它們都已經饑餓的換了地盤。看,那梯子還在,只是落滿了灰塵,失去了雙手緊握的溫度。那棵蘋果樹真的被砍了,落成了紅磚的瓦房。那 場大水早已在人們的記憶裏淡忘,只有在提起門前的那半塊地時記起。那只可恨的公雞,早已不見了蹤影,接替它可惡的也只有隔壁家竄門的母雞。爺爺的墳也新堆 起來了,站在我六歲開始上學必經的路旁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[12/16 PaypeBypejern]
[12/15 HainiaMep]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